非我杯茶

及時行樂

【长得俊】爱你(八)

*8012了我居然还在搞偶
*xxj文笔的完结篇
*ooc


出道之夜仿佛一场漫长的梦,尤长靖想忘记却又不想忘记,他不想忘记张PD念的林彦俊的名字,也不想忘记林彦俊哭的像个泪人然后一抽一哒的走到舞台中央跪下亲吻这个被他们称做梦想的地方。

尤长靖不敢看回放,他知道在漫长的等待过程中,自己虽然看着镇静但是嘴唇却早已在轻轻颤抖。他怕自己进不了上位圈,在公布第九名之前,尤长靖听着台下的粉丝竭力地喊着自己的名字,也看见林彦俊在对面的座位上坐立难安,泪眼婆娑的样子。

若是当不了这第九名,不仅仅是近在咫尺的梦想又要变得遥不可及,还有自己好不容易抓住的爱情又要变得虚无而无法触及。

在听到自己名字的那一刻尤长靖手心渗出密密的汗,他想要直接冲过去拥抱林彦俊,但是却必须面带微笑地走完这最后一段距离,然后完美致辞。

前四个队友,说实话,多一秒尤长靖也不想待在他们怀里。拥抱完黄明昊,尤长靖才转声看到了心里想了千千万万遍的人。

“你只需向我走一步,剩下的九十九步我来完成。”

尤长靖把下巴轻轻放到林彦俊的右肩上,任林彦俊紧紧圈自己的腰,千言万语不知从何说起。

“我很高兴。”

“我也是。”

决赛前的一星期,大家都过的很压抑。没有太多的空余时间去谈心,尤长靖和林彦俊有时候仅仅只对视一眼,便懂得对方心中的爱意,有时背着摄像头偷偷拉拉手指,便觉得空气都是甜的。

而此时此刻,在飞往LA的飞机上,尤长靖躺在林彦俊身边,侧头看着他好看的眉眼。

尤长靖伸出手指想要戳一戳林彦俊的睫毛,下一秒却被林彦俊反握住,继而转成十指相扣。

“有光睡不着是不是?”

“没有啦,就是觉得,一切像是在做梦。”

林彦俊捏了捏尤长靖的手,“还能躺在我身边,你这个梦还真美吼。”

尤长靖撇撇嘴,想要抽出手却被更用力的握住,

“我很高兴还能陪在你身边。”林彦俊露出酒窝,盯着尤长靖的眼睛说到,“爱情和梦想,我都拥有。”

尤长靖被盯的有些脸红,两人就这样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天,直到尤长靖没了回答,林彦俊起身把毯子盖在尤长靖身上,又把自己的外套盖在尤长靖的腿上。四处看了看没有人,才在尤长靖额头上落下一个轻吻。

一觉醒来,已经是在LA的土地上。

分房间的时候剩下七个人心照不宣的把林彦俊和尤长靖分在一起,前三天是休息时间,九个大男孩撒开疯的玩,仿佛想要把这四个月欠下的时光全部找回来。

“我们去鬼屋吧!”Justin扯着朱正廷的胳膊往鬼屋的方向走。

一听到鬼屋两个字,朱正廷急忙拍掉Justin的手,“我不要去!”

“大家都去,你不去不太好吧,去嘛去嘛~”Justin抱着朱正廷的胳膊开始撒娇,声调嗲的让站在一旁的范丞丞打了个冷颤。

“多大人了都,还怕鬼屋,走Justin,哥哥陪你去。”范丞丞对着朱正廷做了个鬼脸,拉着Justin跑进鬼屋。

“哎!等等我!”没办法朱正廷只能紧紧追上前面两个皮孩子。

尤长靖抱着海绵宝宝在鬼屋门口犹犹豫豫,凑到林彦俊跟前说,“我能不能不去?”

林彦俊笑的不能自已,“怕什么吼!我天天给你讲鬼故事你还怕?”

听到这个,尤长靖抬起手就要打林彦俊。“我在你身边你有什么好怕的?男人,没在怕的。”林彦俊拉着尤长靖走进黑漆漆的鬼屋。

外国的鬼屋做的很逼真,尤其是气氛的渲染,尤长靖眯着眼睛,拉着林彦俊的手一小步一小步地往前挪,时不时有阴冷的风从肌肤上拂过,尤长靖忍不住抖了一下。

“林彦俊,我害怕。”尤长靖听着耳边此起彼伏的尖叫声,实在不敢再往前走。

“哼,傻傻的。”林彦俊笑着摇摇头,把尤长靖拉到自己前面,抬起一只手遮住尤长靖的眼睛,另一只胳膊则轻轻圈住尤长靖的肚子。

“我就在你身后吼,不要怕,我帮你捂眼睛。”两个人就像连体婴儿一样在鬼屋里走着,有了庇护的尤长靖顿时觉得鬼屋也不过如此,脚下的步子也变得轻快起来。

“林彦俊,你记不记得那次在节目里,你骗我说很感人,其实是节目组要装鬼吓我们。”

“嗯,怎么了?”

“你个烂人!当时吓得我腿都软了,还有,你平常能不能不要给我讲鬼故事,我真的很怕这种东西诶。”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林彦俊一边走一边笑,在鬼屋诡异的BGM中显得更加瘆人。

“不讲鬼故事,我怎么让你爬上我的床?”林彦俊轻轻在尤长靖耳边说,温热的呼吸让尤长靖的脸腾的一下子红了起来。

尤长靖想要挣脱,但是一想到是在鬼屋里,便立刻放弃了这个想法,乖乖的待在林彦俊的怀里。

“大家今天玩的都累了,回去好好休息!”蔡徐坤道完晚安,看着剩下八个人走回自己的房间。

“累死了。”一进屋子,尤长靖就把自己甩到床上,

“你先洗还是我先洗?”林彦俊倒是没有觉得很累,只是在室外待一天身上黏糊糊的感觉让他很难受。

“我先我先!我怕你洗完澡我已经累的睡着了。”尤长靖挣扎着从床上坐起来,趿拉着拖鞋走进浴室。

林彦俊不过刷了几条微博,尤长靖便穿着睡衣从浴室走了出来,

“你去吧,”尤长靖边擦头发边对林彦俊说。

“我尽量洗快一点,你不许睡吼。”林彦俊站在尤长靖后面帮他擦头发,却换来一个白眼。

“知道啦!你快去。”

尤长靖把头发擦的半干,趴在床上开始欣赏今天的自拍。看着看着,眼皮便开始打架,不一会儿趴在床上睡着了。

林彦俊觉得自己今天洗的真的很快,才四十分钟,走出浴室门刚想要邀功,却看到了睡的正香的尤长靖。

林彦俊一只手叉腰,一只手擦着头发,嘴上说着不OK,但还是走到床边帮尤长靖脱掉拖鞋,再把他翻个身放到被子里。

从包里拿出一本书读了一会,林彦俊转头看了看另一张床上的尤长靖,有些不甘心。林彦俊关掉床头灯,摸着黑走到尤长靖的床边,掀开被子躺了上去。

睡梦中的尤长靖侧了个身,正好让出了位置,林彦俊找了个舒服的姿势把尤长靖圈在怀里,听着怀中人均匀的呼吸声也渐渐有了睡意。

林彦俊闻了闻尤长靖身上的沐浴露香吻,又在他后颈上轻轻啄了一口,

“晚安,亲爱的。”

尤长靖睡相很好,安安稳稳在林彦俊怀里待了一整夜,早上七点钟将醒未醒时才发觉脖子有些酸疼,

“诶今天的枕头怎么这么硬?”尤长靖翻了一个身才发现身后还睡着一个人。

“醒了?”林彦俊动了动被压麻的手臂,“怎么样,我的手臂是不是很舒服吼?”

尤长靖白了一眼林彦俊,“舒服个大头鬼!”说着,又往林彦俊颈窝凑了凑好让他活动一下手臂。

“你为什么不在自己床上睡?”

“因为你的床比较软。”

“瞎说,明明是一样的床。”

“OK,其实我睡觉时必须要抱着东西才能睡着。”

“…”

“尤长靖,你想不想去台湾玩?”

“想啊,我还没去过诶。听说那边的夜市有很多好吃的!怎么样,你难道不要带我去吃一下吗?”

“不要。”林彦俊揉了揉尤长靖睡乱的头发,“先办正事。”

“什么正事?”

“把你变成我的合法私人财产。”


The End



评论(3)

热度(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