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我杯茶

及時行樂

【长得俊】爱你(七)


灵感来源于偶练各种花絮
*在无人的角落里,有更多浪漫秘密
*ooc预警

chapter 1

尤长靖翻开有折角的那一页,没有插图,白字黑字,

“I love you ,

with no skills ,

sincerely and barbarously .”

“我爱你,

没有技巧,

真诚而野蛮。”

(上篇结尾)

如果可以的话,尤长靖希望自己看不懂中文。

我,爱,你,这三个字拆开来尤长靖都认识,但是合在一起之后就把尤长靖的脑子搅成一团乱麻。

回过神来的尤长靖动动有些僵直的手指,他开始翻动整本书,试图寻找其他被做过标记的小诗,句子,甚至二字词语。如果还有别的,就能说明那句 我爱你 不过只是文字海里的一卷浪花。

尤长靖疯狂而仔细的看着每一页,心中期盼着自己能得到救赎。然而,除了被折的那一页,剩下的都洁白如新,甚至都不曾有过翻阅过的痕迹。

“所以,这算什么?告白吗?”

尤长靖把头埋在被子里,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他觉得自己很没出息,前23年从未谈过恋爱,虽然也有过心仪的女孩子,但是因为自己的外形所以只敢远远望着。第24年,好不容易减了肥变好看,然而喜欢上的第一个人却是个叫林彦俊的男孩子。

是,尤长靖喜欢林彦俊。

在今晚之前,尤长靖都把他对于林彦俊的感情称为暗恋。早在第一次见面的时候,这颗名叫林彦俊的种子就已经埋在了尤长靖的心里。不管是林彦俊的笑眼还是酒窝,或是每一次失意时的陪伴和想要放弃时的鼓励,甚至是他冷的不能再冷的冷笑话,都化作甘露,滴在这颗种看起来不会发芽的种子上。

终于有一天,尤长靖听见了种子壳破裂的声音,或许,就是心动吧。

尤长靖觉得自己疯了,这棵小芽本就不该出现在世上。于是他有一段时间开始有意无意的回避林彦俊,可惜就算是只有一秒的眼神接触,或者是擦肩而过的沐浴露香味,都让这棵芽拼命的生长,长成了一条错综复杂的藤蔓,把尤长靖的心禁锢起来,越想挣扎,束缚地反而越紧。

在一个饿的睡不着的晚上,尤长靖捂着肚子,脑子里一边想着火锅和烤肉,一边又想着赶快睡觉,心里一边念叨着今天林彦俊的新发色真好看,一边又在劝自己不要再想那个名字。突然他想通了,林彦俊无非就像是自己朝思暮想的巧克力蛋糕,虽然吃不到,但是自己却能隔着玻璃橱柜看到他。所以,只要自己不再往别的方面想,朋友还是可以做的,远远在他身边看着他就好。

尤长靖甚至想到,将来在林彦俊结婚的现场,自己会站在林彦俊身后看着他把戒指套在新娘的无名指上,然后自己会微笑着为他们欢呼,待婚宴结束之后再买上十几瓶酒,坐在香蕉公司的楼下喝个酩酊大醉,为这场无果的暗恋画个圆满的句号。

而此时此刻,事情全都乱了。

“尤长靖,你没事吧?”林超泽洗完澡出来,就看到把自己埋在被子里的尤长靖。

“没事,今天有点困。”被子里传来呜呜的说话声,倒是像极了困倦的语气。

“好,那我关灯了,早点睡吧。”

chapter 2

林彦俊甩了甩头,练了两个小时的rap让他的嘴唇有些麻木。抬头正好看到尤长靖和灵超从门外走过,没多想,林彦俊趴在门框上朝着尤长靖的背影喊了一声喂。

尤长靖不仅没停,反而拉着灵超的胳膊加快了脚步。

“呵。”林彦俊摇头笑了笑,转身靠墙坐下。

旁边卜凡和小鬼打的正欢,小鬼嘴上求着饶,手还是作死的拍在了卜凡的后脑门上。周锐正搂着钱正昊向他传授自己的rap秘诀,便说还边露出欣慰的笑。

都是成双入对,而他却连理都不理自己。

“昨天是不是吓到他了?”林彦俊闭着眼睛,昨天自己一气呵成地把书塞在尤长靖枕头底下的画面一直在脑子里过着。

虽然林彦俊长的很冷酷,但是有时候做事情却容易头脑发热。

林彦俊喜欢尤长靖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从尤长靖还是个胖子的时候,林彦俊就对他有不一样的感情。

那时的尤长靖肚子软软的,心也软软的。他喜欢笑,开口说话前要笑,吃饭时要笑,甚至睡觉时都要笑。

虽然陆定昊常常自诩是小太阳,可是明明尤长靖才是小太阳,用自己温暖去接纳身边每一个人,善良又体贴。林彦俊知道自己长着一副生人莫近的模样,但是第一次见面时尤长靖还是笑着和他挥手打招呼,

“你好,我叫尤长靖,来自马来西亚。”

住在一起的时候,尤长靖总是能用最快的速度洗完澡,然后对林彦俊说,

“快去洗澡吧,水温正好。”

林彦俊也没忘记有一次自己开玩笑把腿伸到尤长靖的床上,占了半个床位,本想等着尤长靖起来打自己,却迷迷糊糊睡着。第二天醒来的时候看见尤长靖把自己蜷成一团,在夹缝睡的正香。

自那之后,林彦俊心里便冒出一种奇怪的感觉,哪里奇怪呢?大概就是看见林超泽搂着尤长靖说说笑笑的时候,自己心里会很不爽,然后假装低头走路,不着痕迹地把两人撞开。

林彦俊从没想过回避,一直没有表白的原因是因为他看不透尤长靖的心意。

林彦俊觉得尤长靖喜欢自己,却也仅仅是觉得。

林彦俊知道长得俊cp,每次领到手机的时候,他都会用小号偷偷的进超话里看粉丝头头是道地分析那些温柔线索。

明明在恐怖箱那一part的时候,尤长靖下意识就躲到自己身后;明明在自己讲冷笑话的时候,尤长靖总是笑的最开心;明明在不经意间尤长靖的手就会搭在自己的手臂上;明明自己在看他的时候,他正巧也在看自己,眼波还那样柔软多情。

林彦俊觉得自己在尤长靖面前就是一个野蛮人,每次看到尤长靖,就会直白而贪婪的盯着他,不舍得移开眼睛。他的卷毛,他的大眼睛,他的长睫毛,他的鼻子,他的嘴巴都让人百看不厌,林彦俊每次都想直接把对面人拉进自己怀里,然而在下一秒又会变得清醒。

所以,当他看到那句“我爱你,没有技巧,真诚而野蛮”时,才会真的没有忍住,折了书页送给尤长靖。

此时此刻的林彦俊有点后悔,后悔自己鲁莽的试探,假如失败,朋友也没得做了吧。

周锐看见林彦俊闭着眼睛靠在墙上,脸上还有挂着很绝望的表情,走过去拍拍他:“林彦俊,你咋了?”

“哦,没事。”林彦俊从地板上一跃而起,拍拍裤子,拿起歌词走到墙角继续练习。

chapter3

“这感情怎么把握啊!”灵超把歌词纸向前一甩,瘫靠在木子洋的肩上,“我又没谈过恋爱。”

“怎么着,你小子还想谈恋爱?”木子洋笑着抖抖肩,灵超顺势滑到木子洋怀里。

“尤长靖,你感情把握的这么好,教教我。”躺在木子洋怀里的灵超伸手拍了拍坐在旁边的尤长靖。

尤长靖笑了笑,“假如让你戒掉吃糖,你是什么感觉?”

“嗯…生不如死,肯定特别难受啊!”

“对啦,就是,生不如死的感觉吧。”尤长靖低头看着手里的歌词本,耳机里的戒烟一遍又一遍循环,

“戒了烟怎么办,没有你我不习惯。”

尤长靖又想起昨晚久久不能入眠的自己,在爱与被爱间苦苦挣扎,在答应与拒绝间辗转反侧。

尤长靖说过自己害怕被骂,所以一般不做叛逆的事。可是,现在就有个例外摆在自己面前。

假如要是拒绝他的话,朋友都做不成了吧。假如朋友都做不成,那么自己是不是也要学着戒掉林彦俊这个毒|品,慢慢剪掉束缚住自己的藤蔓,然后把林彦俊一丝一丝从自己身体中抽离。

可是,假如会有一个人陪他一生,那个人为什么不可以是自己。

“我也想紧紧拥抱他,感受他的心跳呼吸,然后仰起头来亲亲他的酒窝。”

尤长靖紧紧闭上眼睛,把快要落下来的眼泪憋回去。

“诶长靖,陪我去趟全时吧。”陈立农挪到尤长靖身边,拍拍他的肩膀。

“好”

三月的风依旧夹着冷意,把尤长靖眼角细微的泪痕吹干。

“长靖,你是不是和彦俊闹别扭了吼?”陈立农早上就看出来,尤长靖今天的状态不对,而林彦俊昨晚在宿舍也是辗转难眠,一直翻来翻去。

“咯咯咯,没有啦。”尤长靖尽量控制着自己的声音,即使脸上表露出来,声音也不能再给自己的状态雪上加霜。

“其实,有时候就是往前迈一步的问题。只要你敢往前迈出一步,后面的事没准就会…嗯…怎么说来着,迎刃而解,对,迎刃而解。”陈立农把手插在兜里,语气轻轻的,就像平常一样。

“你说什么?”尤长靖并不是没有听清,只是就像溺在海里的人抓住一根救命稻草时想要反复确认一样。

“我说,不管怎样,先迈出一步再说。”陈立农一个字一个字的说给尤长靖听。

尤长靖停下脚步,眼睛又有些红,“农农,谢谢你。”

“诶我什么都不知道吼,快点走啦,等下关东煮卖完了。”

chapter4

凌晨12点40分,林彦俊刚走出练习室,就听到了一个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声音,

“林彦俊,一起回去吧。”

尤长靖和林彦俊走在路上,暖黄色的路灯把两人的影子拉的很长,尤长靖看着时不时叠在一起的影子有些出神。

林彦俊回头看了看身后监控摄像头,一把把尤长靖拉到盲区的墙角里。

尤长靖被吓了一跳,缓过神来的时候发现林彦俊正双手撑墙,而自己被牢牢的圈住。林彦俊背着月光,看不清脸上的表情,两人就这样僵持了一会。

像是下定了决心,尤长靖深吸一口气,喉结动了动刚想说话,就被打断了。

“没错,我喜欢你,和书上写的一样。”

林彦俊的语气既笃定又颤抖,慌乱的呼吸声响在尤长靖的耳边。

“对不起。”

尤长靖犹豫了一会,说出这三个字,语气轻的像是从来没有存在过。

林彦俊不敢动,他怕自己稍微一动,天空就塌陷下来。

意料之外,情理之中。

虽然是在黑暗里,林彦俊还是努力扯出一个笑,因为尤长靖说过自己的酒窝很好看。

“哦…”

“是我先喜欢你的,所以由我先说比较好。”这次换林彦俊被打断。

林彦俊感到自己被人紧紧抱住,甚至还有些透不过气。

“抱太紧了。”

尤长靖没想到林彦俊会说这句话,脸忽的烧的厉害,收回手想要走,还没转身,一个凉凉的吻就落到了嘴唇上。

林彦俊轻轻的咬了一口尤长靖的下唇,然后把人重新拉回到自己的怀抱里,

“说话大喘气,这个是惩罚。”

尤长靖不安分的在林彦俊怀里拱来拱去,想要挣脱出来,林彦俊微微松手,尤长靖便垫起脚狠狠亲了一下林彦俊左脸的酒窝,

“你调戏我,这个也是惩罚。”

评论(2)

热度(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