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我杯茶

及時行樂

【长得俊】爱你(六)

*灵感来源于偶练各种花絮,时间从进大厂开始,让我们来见证一下橘柚是如何表达“爱你”的。
*轻微ooc

chapter1

“农农,等我。”尤长靖对着陈立农喊到。
拿到卡片的陈立农回头向尤长靖挥了挥手,坐在尤长靖右后方的林彦俊全程目睹了这糟糕的画面。

3号练习室里,陈立农坐在地上,拨弄着手中的卡片。这一次公演的歌曲是由全民制作人投票决定的。

“长靖和我应该都是vocal吧。”这个想法由于林彦俊的推门而入被陈立农否定。

“诶,彦俊!”陈立农起身与林彦俊碰拳,“你猜咱们是什么歌吼?”

“反正不是rap组。”林彦俊靠墙坐下。

“是吼,诶长靖应该是 我永远记得 吧。”陈立农边说边用眼神偷瞄林彦俊。

“应该吧。”

3号练习室里一时没了声音。

“好了,大家先休息一下。”林超泽双手叉腰,“半小时以后咱们再过一遍。”

林彦俊走出练习室,准备去透透气,但是脚不知不觉就踱到了5号练习室门口。来来回回两次之后,林彦俊确定尤长靖他们是在休息。

“我永远记得,你掌心的热,啊哈~”尤长靖正在角落里自己练习,林彦俊瞅准时机溜了进去,靠着后门坐了下来。穿着蓝色卫衣的林彦俊在一片粉色中显得格外扎眼。

尤长靖完全没感受到背后有两道目光正在注视自己,以至于在导师王嘉尔来探班的时候才看到匆忙溜走的一抹蓝。

“林彦俊,你下午找我有事嘛?”结束晚训之后,尤长靖去林彦俊的寝室串门。

“没事。”林彦俊翻了一页书。

“诶长靖,我们去全时吧。”看到尤长靖,陈立农站起身说到。

“好…”

“过几天公司会派人过来看我们。”没等尤长靖答应,林彦俊斩钉截铁地说到。

“不要了吧,我减肥诶。”尤长靖抿抿嘴,有点委屈的看了陈立农一眼。

“那…我们去健身房吧。”陈立农侧身,瞥到林彦俊的目光。

“咳。”林彦俊摸了摸脖子,重重地咳了一声。
陈立农没忘记上次在健身房与林彦俊比平板支撑之后第二天浑身酸痛的感觉。

“噢!我突然想起来,我有东西忘在洗衣房诶,我去拿。”

陈立农抬脚就溜,房间里只剩下林彦俊的翻书声。

“你在看什么书?”尤长靖挪到林彦俊床边,把头凑过去。

林彦俊听到尤长靖的脚步声,嘴角浅浅扬起。“with no skills, sincerely and barbarously.”

“哈?”尤长靖没料到林彦俊的英文,“什么鬼啦。”把头又往前凑了凑,还没看清书上的内容,林彦俊就把书合了起来。

“诗集。”林彦俊把书放在枕头边,抬头笑着看尤长靖,“里面有几篇写的还不错,等我看完拿给你。”

“啊哈哈哈,好。那你早点休息吧,晚安。”尤长靖有点莫名其妙,林彦俊从来没和自己分享过文学方面的问题,难道是在嘲笑自己英文不好?

林彦俊看着尤长靖走出寝室,才又重新打开书,找到刚才那一页,仔细的折了一角。

chapter2

“农农刚才又错了两个地方。”林超泽对着镜子里的陈立农说到。

“嗯…”陈立农轻轻点了点头。

“林彦俊低头看了看手表,“今天就先到这里吧,大家回去好好休息。”

陈立农推开寝室门,坐到转椅上,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

“农农。”林彦俊斜靠在床上,“你最近状态不太ok吼,有什么事可以和我说一下。”

陈立农转了转手指,“其实,我有点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林彦俊没接话,默默看着陈立农。

“我…看到网上有些人说我…说我笑得很假,”陈立农无奈地笑了笑,“以前我很爱笑的,但是从那之后我就开始想,笑,是不是不对。我努力控制我的表情,让自己少笑一点,你知道的,一个人的注意力是有限的,我注意表情,别的方面就会有疏忽。动作总是出错,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农农,你不应该因为别人的不喜欢而改变自己。你现在这样子和我刚认识你的时候,是有差的。”林彦俊顿了顿,“就比如说,念书的时候,班级里面总会有一些人喜欢问老师问题,但是另外一些人就会在背后说他们故意和老师套近乎,但你总不能就不问问题吧。问题搞不懂,学习成绩就会下降,这不是你想看到的结果,是吧。”

陈立农半晌没说话,“哈哈哈哈,是的吼,”再抬起头来的时候,陈立农又带上了熟悉的笑容,眼睛弯弯的,“我了解了。”
林彦俊点点头,“所以今天好好休息一下,明天早点起来。”

“彦俊,你知道吗,其实我一直都是那种目标很明确的人。我想要做到最好,让所有人都喜欢我,所以我一直在很努力的练习。我觉得,假如你盯紧一个东西,只要你确定他是你想要的,无论如何,也要尽自己最大力去得到他。不仅仅当练习生是这样,别的方面也是这样,比如说,爱情。”

“逃避不是解决方式,有些话,憋在肚子里日复一日就会烂掉,越逃避反而越恐惧。”

陈立农背对着林彦俊说了这样一番话,没想要得到林彦俊的回答,轻轻关上了浴室的门。洗完澡出来时,林彦俊已经趴在床上睡着,手里握着那本白色封面的小书。

chapter3

“诶林彦俊!”尤长靖走进候场室,看到了坐在后排的林彦俊。

“哇,你今天好帅!”

即使听惯了尤长靖浮夸的赞美,坐在一旁的陆定昊还是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化了40多分钟,能不好看吗。”

尤长靖拉过一张椅子,坐在林彦俊旁边。

“诶尤长靖,给我弄一下。”林彦俊从西装外套里掏出两个创可贴,塞到尤长靖手里。

“你怎么这么不小心,”尤长靖一边嘟囔一边撕开创可贴,仔细的帮林彦俊贴在左手手指上。

林彦俊盯着棕色卷毛的小脑袋,有点出神,尤长靖猛的抬头,撞上了林彦俊来不及避闪的目光。
不管是有意的还是无意的,二人不知道早已对视过多少次,在不同的时间不同的地点,林彦俊唯一能记得的只有自己心脏跳动的节奏。

“林彦俊,你眼角有星星诶!”尤长靖边仰头端详着林彦俊的眼妆,眼里透出满满的羡慕。

“是动物园里的猩猩吼?”本想再多看一会的林彦俊一秒破了功,随口接了一个梗。

“真的很帅啦!”尤长靖毫不避讳的盯着林彦俊的眼睛。

“那你知道你和星星的区别吗?”林彦俊被尤长靖盯的脸有点烧,犹豫了一会还是问了出来。

“又是冷笑话?”尤长靖哈哈笑了起来,“我想想吼,emmm…我比猩猩白?”

听到这个无厘头的回答,陆定昊和林超泽在旁边笑的拍大腿,林彦俊扭头看了看笑成一团的两人,自己也忍不住笑了起来。

“不是这样的尤长靖,不是的吼,”林彦俊微微探身握住尤长靖的手,对上面前人的目光,认真的说到,“星星在天上,而你,在我心里。”

“OMG!”听到这个答案的陆定昊不自觉地抖了抖,还把椅子往后挪了挪,“我的妈,太恶心了吧。”

“…你们两个是在演偶像剧吗?”林超泽也跟着陆定昊向后挪了挪。

“…”尤长靖抿了抿嘴,嫌弃地把自己的手从林彦俊手里抽出来,“很好玩是吧?”

“哈哈哈哈哈哈哈。”看到尤长靖的窘态,林彦俊仰头大笑。

“好了好了,准备一下该上台了。

chapter4

公演很顺利,结束之后,香蕉四人两前两后地走在回寝室的路上。

北方的三月依旧是寒冷的,即使美名其曰踏入初春,但是嘴里呼出的浅浅哈气仍然昭示着居低不上的气温。

林彦俊侧头看了看身旁的人,路灯温黄的光打在脸上,半明半暗。

“尤长靖,咱们也认识快两年了吼。”林彦俊不晓得为什么自己要以这句话作为开场白,“你觉得我这个人怎么样?”

尤长靖被林彦俊突如其来的问题吓到,手指抵在下巴上,想了一会。

“你人很好,很体贴,虽然平时不笑的时候有点吓人,但是我觉得你心里一定住着一个温柔的小公主。”尤长靖一本正经的回答着,

“啊说到这个,我还得我刚到公司的时候,有一次得了重感冒,当时我躺在床上,感觉整个人都快被感冒病毒吃掉了。”

“然后我就听见敲门声,你给我送了一大袋药,还很臭屁的说 拿去,吃掉。哇当时我真的超感动的,感觉你就是一个会发光的白马王子。话说你的药真的很有用诶,吃了两天,我的感冒就好了。”

林彦俊双手插兜,低头笑着听尤长靖在身旁喋喋不休的列举自己的温柔事迹。

不知不觉,走到了楼梯口,
“好了,剩下的明天再接着夸吧。”林彦俊看尤长靖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打了个停止的手势,“快点回去睡觉,对了,我把书拿给你了,有些地方做了标记,你可以看一下。”
尤长靖有点意犹未尽的与林彦俊说了“晚安”,转身向自己的寝室走去。
看着尤长靖消失在走廊尽头,林彦俊嘴唇才动了动,

“说了这么多,那你喜欢我吗?”

尤长靖身为洗澡战士,5分钟内洗漱完毕,扑向了自己的床,脸在柔软的枕头上蹭了蹭,才发现被林彦俊压在枕头下面的书。

“来,让我看看林彦俊都看了些什么。”尤长靖转身坐起,靠在床头,摸了摸书的封面。

手指滑到书的侧边,发现有一个小小的缺口,“嗯?是做的标记吗?”

翻开有折角的那一页,没有插图,白字黑字,


“I love you ,

with no skills ,

sincerely and barbarously .”


“我爱你,

没有技巧,

真诚而野蛮。”



前文指路 爱你1  爱你2  爱你3  爱你4  爱你5

评论(12)

热度(107)